首页
“神奇”的字幕翻译

  翻译是件神事自不必谈,不说诗歌这种特殊形式,影片字幕翻译同样困难重重。一种语言译作另一种语言,有时找不到对应的词,有时原词只能心领神会难以言传,俚语、俗语、双关语、典故……说不定哪个地方触动机关,瞬间毙命。为大片字幕翻译的人辩解说,两万多字内容只有一个人,一周翻译时间,错漏不可避免。


  不过在网络时代,见多识广的网民们难免会问:字幕翻译准确真的有那么难吗?美剧《犯罪心理》长期由一人翻译,专门研究心理学的人难以挑出里面专业名词翻译错误,质量就有这么好。周四出剧,周五无特殊情况,40分钟的剧必然能出字幕。剧中不乏新研究出的神经科学、心理学成果,同样难以发现“神”(神经兮兮的神)翻译。


  做过笔译的人想必清楚,假如不是特别专业的内容,一小时译一千至一千二百字是基本功,真正难的地方并不在于一周译出两万多字剧本,而在于平时对两种语言文化背景的积累。比如最近备受争议的《复仇者联盟2》翻译,其中一句译得很实在,是个正面的例子。奥创对快银、红女巫说:upon this rock, i will build my church。典出《圣经》,耶稣对彼得说:我要把教会建在这磐石上。不论译者是否意识到了《圣经》上有这个典故,他没有随意发挥瞎译。反面例子就是把“No strings on me”这句《匹诺曹》台词里的提线译成了电线。这种考虑知识背景的地方不是把翻译时间延长一两周就能译得完美。


  纵观近些年观众对进口大片“神”翻译的意见,最难接受两种错误:一是明显的英语水平低下,把中学生都能听明白的“I’mhome”,译成“我很好”,其余如“我是奥丁的儿子”译成“我是奥丁森”之类都是无法原谅的错误;二是胡乱运用网络、流行语言,典型代表如《环太平洋》“elbowrocket”译成“天马流星拳”,《马达加斯加3》《黑衣人3》《加菲猫2》里,赵本山、坑爹、地沟油、“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”……等等满屏飞奔。假如影片确定只对熟悉并且喜欢网络语言的人群放映,那么这种翻译可能是一种选择。公开放映的影片,并且像《马达加斯加》《加菲猫》会吸引很多小朋友入场观看的影片,瞎用流行语言翻译非常不得体,它不符合“信达雅”的翻译原则。


  做字幕翻译这项工作无法偷懒,需要花时间、精力与另一语言文化相连接,同时锤炼母语文字功夫,不能躺在现有的知识上靠吃老本度日。《复仇者联盟2》是一部漫画人物改编的影片,字幕翻译刘大勇已经59岁,很难相信他对漫画世界有多了解多热爱,要译好这部片子先天不足。《银河护卫队》字幕翻译贾秀琰属于后天不努力,多年如一日译得漏洞百出,没有明显进步。她对待批评的态度基本可总结为“我就这么翻,你们认为错了是你们的事,爱谁谁”,这种“不怕开水烫”的态度将来能有多大发展变化可以想见。网上常见的欧美剧字幕组能够赢得观众的认可,除了本身外语水平较高之外,对语言、影视剧作品的热爱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。有些字幕组成员为了译好医学剧、律政剧而专攻医学、律政专业术语长达几年,屡见不鲜。反过来,个别韩剧字幕组水平低下,《没关系,是爱情啊》里,与心理学、精神病学相关的术语几乎全部译错,简单如“共情”一词都不能译出,观众看得一头雾水。可以证明字幕翻译水平高低与译者的官方、民间身份无关,在于是否敬业、是否不断修炼、提升专业水平。观众有鉴别能力,并非专挑这些译制片的刺。


  简言之,网络时代地球已成“村”,文化交流频繁而民间翻译高手众多,字幕翻译要心存敬畏,随时学习才能胜任此项工作。